你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



娄永根:富阳景点文化守望者

发布于:2019-03-25 15:16:47 编辑:systemadmin


  夕阳下的鹳山澄江亭,有人支着话筒在放声高歌。和往常一样,80岁的娄永根每当站在澄江亭的牌匾下,依旧会感触万千,依旧会再次回味30年前的那段经历。

  走过鹳山的每一处匾额、对联,娄永根总会停下看看那些已经刻在他心上的字。这些字,是上世纪80年代初鹳山公园修建时布置的,或多或少,都和当时负责景区布局设计的娄永根有着联系。

  娄永根,原富阳县政协第三、四届委员,曾经连任三届富阳美术协会秘书长。他把文化融入景点,在当时有限的条件下,他设计布局的鹳山公园、新沙岛农家乐,都成为名噪一时的热门景点。

  娄永根家有很多书画作品,其中值钱的不少,但他最宝贝的,却是那几幅和鹳山上的书法作品一模一样、写在纸上的真迹。素来喜欢书画的娄永根,在别人把书法作品刻上景点就丢掉或毁掉的时候,选择将它们妥善珍藏起来。这一保管,就是30多年。

  如今,在迈入80岁门槛之际,娄永根决定将这些真迹全部捐给区政协档案馆。

  “这些东西,是风景区的文化遗产,是富阳人共有的财富。这也总算是了了我的一桩心事。”

  记者 吴璇 摄影 朱啸尘 通讯员 沈吕诚

  娄永根是常安镇大田村人,父亲读过私塾,在场口街上开店。从小耳闻目染,娄永根对画画写字的兴趣与日俱增,靠着自学加天赋,就在场口街上慢慢有了名气。后来他进了当时的富阳铸造厂,因为画画好,便兼任厂工会宣传委员,负责出黑板报和宣传橱窗,还经常被临时借到县里举办各种展览会,参与布展和文化宣传方面的工作。1979年,他调入县新华书店,从事宣传及美工工作。

  改革开放初期,旅游作为新生事物方兴未艾。没多久,娄永根便从新华书店调到当时的风景旅游规划办公室,开始负责鹳山等风景区、景点的布局设计等工作。

  尽管那时已经年过四十,娄永根觉得,他终于找到了人生价值。从那时起,他的特长一点点融进了富阳的景点,成为了风景的一部分。

  “那时桐庐旅游起步早,1980年的时候,瑶琳仙境已经开始接待游客了,去的人很多,很有名。县里领导看到发展旅游业的好处,开始建造、恢复鹳山公园,我负责的是鹳山上文化内容恢复设计和布置。再到后来的新沙岛,不足十万元预算搞的农家乐,火遍了国内国外。那是富阳历史上旅游发展最好的时节。”

  说起那段岁月,娄永根的眼里开始放光。

  三斤茶叶和五斤山核桃

  “鹳山一直就是富阳一景,自然风景基础好,就是当时文化有些不配套。没有文化内涵的景点是没有生命力的,我们开始着手恢复亭台楼阁上的匾额、楹联以及一些摩崖石刻。”

  哪里需要匾额,哪里需要楹联,哪里需要石刻,娄永根和同事们一一设计好,再由宣传部、文化局等单位负责找本地的文史专家定下内容,然后到处找人书写,制作……鹳山公园的书法作品,就这样开始从无到有。

  澄江亭和揽胜亭是鹳山上游客必到的两个景点,这两个亭子的匾额出自当时的上海市政协副主席、著名书法家宋日昌。

  1981年3月26日,宋日昌和家属来富阳游览鹳山,娄永根负责陪同接待。游览中,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接待处的同志告诉娄永根,宋主席的字写得很好,很有名气。正在为了到处求字发愁的娄永根,立刻趁机向宋日昌求字。宋日昌爽快答应,回到上海就把写好的字寄来了。

  “那时候写字不讲报酬的,我自己花了10元钱,买了3斤茶叶寄给他表示感谢,他还不好意思呢。”成功求到字,娄永根就安排把字做成匾额,分别悬挂在鹳山矶头的澄江亭和山顶东侧的揽胜亭上。“做好匾额,我给宋主席写信,请他再来鹳山看看,那年秋天,他带着夫人和两个女儿来了,看到匾额很高兴。我在澄江亭前给他们一家人拍了照片。”这年的11月,宋日昌还被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分会主席。

  春江第一楼正门处的楹联,“烟嶂万重天外绕,云帆千片望中来”,为清康熙年间富阳知县、江苏太仓人钱晋锡撰句,由著名书法家刘江先生篆书。

  “那时候我托人带我到刘江先生那里求字,他听说是放在鹳山上,就给我写了,也没有收报酬,后来我自己买了5斤山核桃寄给他。当时也没什么好东西,就是些土特产。”那时,娄永根一个月的工资是38元,求到了书法大家的字,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,只想着要好好谢谢人家。

  出于对这些书画作品的爱护,他每次都是先用复写纸描下来,再把复写件拿给工匠们制作。

  钢丝锯锯出的“春江第一楼”

  春江第一楼位于鹳山西南侧山腰风景最佳处,被古人称为“前楼如画俯山跟”。娄永根至今还记得,当初用钢丝锯一点点锯出“春江第一楼”五个大字时的雀跃。

  “春江第一楼”五个大字出自书坛泰斗沙孟海,字求来后,娄永根便和另一位做鹳山文化恢复工作的盛亦荣老师着手制作匾额。二人用香樟木板,刨平,把放大的字用复写纸印到木板上,然后用钢丝锯去掉多余部分。

  这钢丝锯也是自制的——先把竹片弯成半圆形,两端钻两个洞,串一条钢丝,像一把弓一样。需要雕除木板的时候,就在需雕除的地方钻个洞,把钢丝穿过木板扎在竹片两端,这样就能沿木板上下拉动,把不需要的部分锯掉。字的毛坯出来后。再作精加工,用锉刀把边边角角锉圆。然后用砂纸磨光,最后油漆。

  字做好后,还要放到匾额上。要排好位置,涂上胶水,再用钉子钉住,最后用石膏刮补,不留下一点痕迹。这些步骤都是精细活,要非常小心,稍不注意就会前功尽弃。

  除了“春江第一楼”,鹳山上很多楹联都是由娄永根、盛亦荣等人设计好,再由娄永根以前铸造厂的同事、木雕师傅陶维东制作。“修复鹳山时,陶维东已经退休了。他是东阳人,木雕技术当时在富阳可以说是数一数二,我就上门去跟他说,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还很高兴。”

  “鹳山”两个字花了一个多月

  在目前富阳仅存的位于鹳山脚的古城墙上,有古色古香的“鹳山”二字。这两个字是郁风的丈夫、著名书法家黄苗子题写的。

  “字是黄苗子先生在北京写的,写好用照片寄过来,我用放大机放大。因为要把字放到1.3米见方,放大机就要挂到很高的地方,再把投影下来的字描到纸上。”也因此,“鹳山”两个字没有真迹。

  因为两个字太大,就分成几块,每块石头上刻一部分。字刻好后,怎么镶嵌到古城墙上是个问题。贸贸然把城墙的石条拿下来可能会引起坍塌,大家都不敢动手。娄永根考虑了很久,提出将两个字分开镶嵌。施工的水泥师傅们先拆一个字面积的石条,再把刻好的字用水泥浆装上去,等过了三四天水泥凝固牢了,再镶嵌另一个字。

  这两个字,从放大到完工做了足足一个多月,娄永根每天在现场陪着施工。“那时候就一个想法,把这两个安安全全地镶上去,不要出事。”

  1981年,从那年的春天,确定题字景点和题字内容,到那年的深秋,匾额、楹联全部挂上。就这样一幅一幅地求字,再一个字一个字地做,鹳山上的文化氛围日渐浓厚起来,鹳山公园也基本成形。

  “1982年,鹳山公园正式接待游客,那一年游客数量就达到了22万人次,现在想想还‘味道’。”娄永根回忆那时的盛况,脸上满是与有荣焉的笑容。

  那时候刚过了非常时期,很多书法家不愿意留下落款,娄永根却很清楚地记得那些没有留下落款的匾额楹联是出自谁手。而在制作过程中,一些真迹被遗失或毁坏了,而由娄永根经手的“澄江亭”、“揽胜亭”两块匾额以及7副对联的真迹则完好保留下来。

  相对于这些作品的市场价值,它们更是记录了娄永根在鹳山修复的日日夜夜,它们是他心里的无价宝。

  花小钱办了大事

  如果说鹳山公园的修复是娄永根将文化和景点结合的牛刀小试,那么,新沙岛农家乐的景点设计,是除了鹳山公园修复之外,他最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  “那时候整个预算只有十万元,我在同济大学学习时的导师陈从周老师告诉我,民风民俗景点尽量不要用水泥钢筋,要保留农村的原汁原味。我们就在新沙岛的田园基础上,组织农户,设计了竹筏、牛车、竹亭、手工制纸、养蚕等等投入很少的项目、景点,总共花了不到十万元。1987年5月,曾任国务院副总理谷牧来到新沙岛,来之前我就准备了题字的毛笔。果然,谷牧转了一圈兴致来了,到了竹亭就开始题字。这支笔我到现在也还保存着。”

  新沙岛当时火到什么地步?“省旅游局制作的国际旅行社的宣传册,农家乐占了一半的版面。游客一到岛上,就有鞭炮、梅花锣鼓相迎,再用牛车接到岛内,体验各种农事、传统项目。游客都被吸引住了,很快,农家乐就全国开花了。那时候我设计的新沙岛农家乐宣传册,还得了省里旅游宣传册比赛的第二名。”娄永根回忆那时在新沙岛的点点滴滴,语气里是满满的自豪感。

  除了鹳山公园、新沙岛,娄永根还参与了天钟山、两洞一湖等景区的设计规划,可以说,富阳这些传统景点,每一处都留下了娄永根的足迹。

  尽管如此,他最常去的,还是鹳山。

  感情最深的,也是鹳山。

  问到将那些珍藏的真迹拿出来会不会心疼,娄永根笑笑说,当然不会。“这些字,保存下来了就是富阳人共同的东西,以前不重视,现在时代好了,文化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优待。这些东西交给国家,更多人可以分享观赏,对作品来说也是更好的去处。”

  除了捐出鹳山的文字真迹,娄永根去年还出了一本书,记录他大半辈子的经历和他的书画作品。

  “80岁了,这个年纪谁也说不好明天会怎么样,我要趁现在把事情都做好,也对得起自己活这一趟。”

主办单位:中共杭州市富阳区委宣传部 杭州市富阳区文化创意创意办公室  承办单位:富阳新闻网 备案号:浙icp1104939